新闻资讯

NEWS & MEDIA

新闻资讯

聚焦肿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华奥泰加速创新管线布局

2021-07-02 175


加强原创新药的研发是我国的重大战略需求,也是实现“健康中国”战略目标的重要举措。近年来,随着一系列鼓励医药创新政策的相继推行、海外科学家们陆续归国以及资本的不断加码,我国的医药产业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涌现出一批具有创新梦想和创新实力的公司,推动着中国在国际医药舞台上扮演着更为重要的角色。

 

回国已经 8 年多的朱向阳博士已经明显地感受到这些年国内医药行业的变化。“ 如今很多企业在做 Fast-follow , 但也有一些企业在做First-in-class,而且得益于国内研发人员的努力,一旦立项,我们的速度可以远超美国。”他同时也表示,我国的基础研究水平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差距,这主要体现在基础研究不够深入,很多项目还没有成熟就开始急于转化,研究院校和企业之间的合作也不够紧密,这些都需要进一步加强。

 

朱向阳博士曾在跨国药企工作多年,领导和参与了 20 多个单抗或双靶点抗体项目的研究,是 Risankizumab 早期项目负责人和发明人,回国后担任上海华奥泰生物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职位,负责公司的全球生物制药研发工作。


  

华奥泰是华海药业的子公司,自 2013 年成立起就承继了华海药业在医药领域的技术优势和丰富经验。在朱向阳博士的多年领导下,目前已建成完善的一体化生物新药研发平台和体系,覆盖抗体发现、CMC、中试、临床试验及注册、商业化生产等,聚焦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等重大疾病领域,搭建了超过 20 个项目的产品管线,已有 7 个项目处于临床阶段。

 

自 1960 年双抗的概念提出至今,全球范围内已有众多医药企业前赴后继, 开发了不同的技术平台以研发不同结构的双抗, 但目前仅有Removab、Blincyto、Hemlibra、Rybrevant 4 个双抗上市,这主要由于双抗的开发需克服多重挑战。“比如两个靶点叠加后药效学/安全性如何平衡,而且双靶点不论怎么设计都是人为的结构,大部分的双靶点失败都是因为 CMC 没有办法解决。”朱向阳博士表示,“目前华奥泰设计的都是对称型的双靶点,并且我们会在很早期就开始关注并解决这些难点问题,因此我们的双抗表达量都在 2~4 克之间,和单抗差不多。”

 

正因为深谙双抗的开发难点,华奥泰在解决了诸多难点后在双抗领域布局广泛,其中 HB0025 是由华奥泰自主研发、拥有全球专利,全球首个、也是唯一一个获得中美两国临床试验许可、靶向 PD-L1/VEGF 的双特异性融合蛋白,研究显示针对“T+A”肺癌难治性患者具有潜在治疗效果,目前正在美国和中国开展Ⅰ期临床试验。


  

此外,基于罗氏 Tiragolumab 联合 atezolizumab 一线治疗 PD-L1 阳性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的Ⅲ期临床研究取得了积极结果,华奥泰开发了HB0036 TIGIT/PD-L1 双抗, 研究显示该双抗对两个配体均有高亲和力,该项目预计于今年第四季度 IND。

 

HOT-1030 是靶向 CD137 的单克隆抗体,拟用于治疗晚期恶性实体肿瘤,临床前数据显示其抗瘤活性强于 Utomilumab, 安全性良好,已于 2020 年 9 月 25 日获 NMPA 临床试验许可,正在 I 期临床试验中。CD137 是肿瘤坏死因子( TNF) 受体家族的成员, 又称 TNFRSF9 或4-1BB,主要表达于活化的 T 细胞、NK 细胞和树突状细胞等肿瘤免疫细胞,是继 PD-1/PD-L1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后炙手可热的靶点。

 

华奥泰另一自主研发的 HB0017 是以白介素-17(IL-17)为靶点的单克隆抗体,适应症为银屑病、强制性脊柱炎和银屑病关节炎,并将进一步开发其在自身免疫性疾病、风湿性疾病、哮喘和炎性肠病等疾病的应用,目前已经结束新西兰临床 I 期,正在中国开展Ⅱ期临床试验。IL-17 是一种重要的促炎症因子,在宿主防御、自身免疫性疾病发病以及肿瘤中发挥重要的作用, 全球目前有两款 IL-17A 单抗上市, 分别为诺华secukinumab 和礼来的 ixekizumab,均已展现出可观的市场潜力。

 

除了双抗, 抗体偶联药物(ADC) 因兼具了小分子的细胞毒性和单克隆抗体的靶向性,且相较传统的化药和生物药明显提升了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是当前新药研发的的风口。近十年来,ADC 领域取得了长足的发展,治疗窗口不断扩大,越来越多已上市或在研的 ADC 药物展现出了优异的临床数据,目前全球共有 12 个 ADC 药物获批(包括新近获批的国产 ADC 药物注射用维迪西妥单抗),其中 Adcetris 和 Kadcyla 已经成为“重磅炸弹”药物,2019 年销售额分别达 10.81 亿美元和 15.72 亿美元。

 

朱向阳博士表示,小分子药物药效虽好却有毒性,但是因为没有特异性, 所以进入人体后不仅攻击肿瘤细胞还攻击正常细胞,而 ADC 就是利用了抗体可以特异性地结合到肿瘤的细胞表面,然后将化药带到肿瘤细胞上,所以被称为生物导弹。他同时也强调,ADC 的概念非常吸引人, 但工艺相当复杂,稳定性就是一大难题。“ADC 在体外就不稳定,而药物稳定性试验要求是两年,因此 ADC 药物必须做成冻干,不像大分子的药做成水针即可,另外在体内血液循环或淋巴液循环的时候会不会脱落,进入靶细胞后能否释放出来均影响着药物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此外,抗体和小分子药物之间的连接方式也是 ADC 药物研发的一大挑战,药品每一批次的连接必须一致,如果工艺控制水平不理想也很难成药。”朱向阳博士补充道。据悉,华奥泰的抗体偶联技术平台拥有创新抗体分子、高亲和力和稳定的接子以及多样性负载药物,相关的研究正在紧锣密鼓的进行中。“我们已针对一个全球范围内目前还没有临床试验开展的较新靶点设计了一系列实验, 建立了三阴乳腺癌和胰腺癌模型,已显示出良好的治疗效果,下一步将开展药物毒性分析。”

 

目前,伴随着我国医药产业快速发展,以 PD-1 为代表的靶点扎堆现象较为严重。朱向阳博士对此表示,这主要由于 PD-1 是百年难遇的靶点, 涉及的肿瘤适应症广,并且因为已经得到了临床和市场的验证,风险较小,引起医药企业争相布局也不足为奇,但在诸如此类的同质化竞争下, 如何走出真正创新之路,是我们亟待解决的问题。加之目前国内专利政策不如西方国家严谨,只要一级结构有氨基酸序列不一样都可以说是新药,因此有这么多 PD-1 抗体的存在,在美国如果有 5 个 PD-1 抗体, 专利保护就让其他企业的 PD-1 抗体难有操作空间

 

朱向阳博士认为,进入后 PD-1 时代,这一现象将渐渐得到改观。随着更多创新靶点的出现,围绕这些靶点的研究将陆续展开,目前已有一些企业开始布局相对冷门的靶点甚至 FIC 的靶点,以避开拥挤的赛道。此外,由于单药治疗肿瘤疗效有限,除了联合用药,通过抗体结合抗体、抗体结合小分子药物来获得更好的治疗效果也已经成为趋势,即超级抗体的概念。“总而言之,未来将是百花齐放的局面,创新和质量永远是制胜法宝。”